Monday, October 02, 2006

下载《海南特区》待校版本

下载《海南特区》待校版本

Monday, June 19, 2006

陈德真拍的海南咖啡馆

Monday, May 15, 2006

转载:韩山元的城乡宴会

  50多年前我还是8岁的小孩,在海南乡下出席过一次婚宴;这次回乡参加亲戚的婚宴,事隔半个世纪,惊觉今天的婚宴几乎是当年的翻版。都是在大白天艳阳高照时举行,吃的是正宗的海南家乡菜,连糕点都是50年不变。

  乡下婚宴菜肴是不嫌其多,鸡鸭鱼肉不厌其豪,而价格却只及大城市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东西太多吃剩怎么办?让宾客打包带回家。主人准备好很多塑料袋,让宾客装美味佳肴,“吃不了兜着走”这原是带贬义的话,但在这个场合,却真的是那么一回事,人人大大方方“兜着走”。

  有个习俗会令第一次参加乡下婚宴的人吓一跳:你正大口大口地品尝着香喷喷的菜肴,突然“辟里啪啦”爆竹声大作。下一道菜再端上来不久,又是一阵爆竹声。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来那是宾客放爆竹赞那一道菜烹调得好,这跟一些西式咖啡茶座顾客付款时敲钟赞好,可说有异曲同工之妙。真没想到爆竹除了报喜之外,还有这么一种特殊用途。

  中国大中城市的宴会就没见过这种以放爆竹赞东西好吃的做法,但有一点却是从城市到乡村都一个样的,那就是出下一道菜时,上一道菜的碗盘留住,桌子摆满了就叠着放,有如一座小山,而且几乎每一个碗盘都有不少没吃完的食物。新加坡人习惯了下一道菜端上来了就撤去上一道菜,看了满桌的碗、盘、碟就很不习惯。

  中国的亲友说,东西要吃剩,主人才有面子,如果每一道菜都吃得清光,怕人家说东西准备得少,不够吃,主人就有怠慢宾客之嫌。然而这样岂不是暴殄天物?新加坡人现在可没有这种观念,每一盘菜都吃精光,没人说主人吝啬。东西太多吃不完,大家反而批评主人浪费。社会进入小康甚至小富了,人们反而不需要以奢侈浪费来给自己留面子、争面子。

  记得数年前参加中国西南地区一所大学的80周年校庆晚宴,筵开百桌,宾客逾千,这都不令人惊异,最让我们吃不消的是菜肴过剩。先上了八道菜,每盘都很丰盛,几乎没有一盘是吃完见盘底的。大家都撑不下去了,谁知接下来菜还是一道接一道地上。你猜总共上了几道菜?18道!主办单位也没准备塑料袋让宾客打包,有几道菜几乎是原封不动地拿走,其奢侈浪费之惊人,可想而知。

  老实说,参加这样的宴会,先是乘兴而来,后是败兴而归。

  相比之下,乡下婚宴准备好塑料袋让宾客打包带回家,这种做法反而是比较合理的,至少是不会浪费。这说明农民毕竟是珍惜自己的劳动成果的,满桌的鸡鸭鱼肉,哪一样不蕴含着农民的汗水和心血?他们怎么忍心糟蹋呢?即使宾客没有将剩下的菜肴全部带走,主人也不会糟蹋东西,他们会收集起来拿去喂猪。在这点上,中国的乡下人比城里人可爱。

出自《联合早报》2006 -05-12 at http://www.zaobao.com.sg/fk/fk060512_502.html

Friday, November 18, 2005

《海南特区》导读前言

海南先贤南来拓荒已久,表现标青,成绩瀚海,可惜史料不多。随着岁月沧桑,物换星移,相关的碑铭、文物、调查、年鉴、谱牒、日记、手稿、报章 、杂志、刊物、图片,流落海外屡见不鲜,散见民间层出不穷,见者最是心痛。

2003年9月以后,我因而发心在工余的时间,爬梳前辈笔下文献中辈出的英雄好汉,游走前人不让千秋的风月事迹;新雨晚窗下读书偶有所得,断断续续,笔记结果,终于有了一点点初步的收获。

展现在这个海南特区里的有四个重点,一、就地取材追根索源动荡的风云;二、记录大家领袖虎踞龙盘的亮丽异行;三、放眼文化中人气质非凡的口碑;四、追述海南社群之间既有的风土人情。

第一部份,主要圈及百年移民事迹,若接触半岛的策略据点、早年海南同乡统计、海南猪仔演义、海南会馆创会的阶段演绎以及特选属会事迹。

第二领域,选定的政要领袖,除了早期的郭新、符宏昌、黄亚养、何敦盛、王先楫、朱运兴的传奇,也包括了晚近的海南领导,祝清坤、郭全强乃至杰出的海南女子。此外,亦有革命和抗日等非常时期的相关纪录。

第三单元,则专注于海南的文教圈子,从琼台书院地灵人杰、海南人的大学,海南人的科学家、报馆的海南人总编辑,以及作风各异的谦谦海南君子,若韩槐准,若完颜藉,若悄凌,若吴华都有叙述和评议。

第四章节,关及海南本源、迁琼始祖、传统信仰、民间习俗、海南语言的传承;兼对琼剧以及海南功夫皆略有论述。

海南特区目录

导读前言 7
作者简介 8


跟踪到底 9


接触半岛的策略据点 9
海南人南来的考证 10
早年海南移民统计 12
海南猪仔泪 13
先辈南来的途径 14
海南移民演义 15
80年的海南人口变迁 16
南来的海南女性 17
从海南再到福州 18
回乡的海南人 19
橡胶迁往海南 20
海南的橡胶群 21
番薯运至海南 22
海南惰农? 23
百年海南摘要 (1901-1920) 24
百年海南摘要 (1921-1940) 26
百年海南摘要 (1941-1960) 28
百年海南摘要 (1961-1980) 30
百年海南摘要 (1981-2000) 32
多亏了隆帮馆 34
海南会馆创会的阶段演绎 35
海南会馆会员的变化 37
海南会馆会员式微 38
第一个大学奖贷学金 39
拖欠贷学金 40
古晋海南会馆120岁了 41
陈厝港过去的风光 42
从龟来到古来 43
海南先辈步行到居銮 44
令金海南族群之奇 45
用锄头开拓海南港 46
烧光了海南帮的顺天港 47
麻坡的海南建筑群 48
西海岸的海南村 49
雪隆海南会馆的创办 50
雪隆海南会馆拆拆建建 51
来个吉隆坡符氏宗亲会? 52
发展坏了巴生海南古迹 53
清朝海南人来到了太平 54
马来文本中的槟城天后宫 55
英文网站中的槟城天后宫 56
东海岸的海南村 57
海南人到登嘉楼 58
登嘉楼海南会馆会员变化 59
陈元绪的猪岛 60
海南四大文化村 61
大清《一統志‧瓊州府》的古迹 62
海南街•海南村•海南县 63
港澳的海南人 64
海南•越南•南海 65
胡志明市的琼府会馆 66
越南古城的昭应塔 67
柬埔寨的海南人 68
泰国的海南会馆 69
云氏家族 71
从海南岛到南沙群岛 72
印尼海南总会重新开跑 73
汶莱海南会馆 74
新加坡的海南社会 75
新加坡的海南学校 76
琼崖联谊会正抢救文化 77
符氏社寻根 78
琼帮玉山 79
汕尾岛上的海南人 80


领袖风范 81


宋美龄的远亲还在星马 81
海南的第三位第一夫人 83
泰国的海南人政要 84
马星的海南人政要 85
首相根在海南? 86
郭新生平的异行奇事 87
“老爹”符宏昌 88
苏丹的朋友黄亚养 89
甲必丹何敦盛 90
王兆松、王俏云父女 91
抢争王先楫遗产 92
朱运兴传奇 93
Jalan Quek Kai Kee不见了? 95
祝清坤的五个转折点 96
祝清坤先生自己算命 97
华教大王 98
郭全强先生得90分 99
海南大佬 100
冯振轩用“妈咪”走进世界 101
咖啡秘方 103
王共产海南鸡饭 105
海滨茶室佳酿的佳话 106
昔属海南咖啡店已黄昏 107
欺我海南女子无人乎? 108
孙中山的海南革命志士 109
和孙中山共眠的林文英 110
同盟会的海南人 111
李硕勋遗骨琼州 112
海南娘子军 113
海南人站出来抗日 114
海南人的大义 115
蒙难的海南人 116
登嘉楼的海南烈士 117
蝗军在北加海南村的龟事 118
海南人的英雄媳妇李月美 119
马共的海南人 120
命丧牛骨头山的海南人 121
海南功夫 122


文化气质 123


苏东坡安于海南 123
東坡的瓊州之詩 124
海南的才子佳人 125
海瑞的伯乐顾可久 126
焉知鱼不化为龙 127
唯一的探花张岳崧 128
百年琼台 129
琼台书院地灵人杰 130
海南人的学校 131
海南人的大学 132
法国的海南学人 133
大学里的海南人 134
南大里的海南人 136
他提出芳吴华文教育报告书 138
两位王佐 139
真没想到龙冠海 140
至少还有他莫泰熙 141
岁末想起丁木兴校长 142
海南人的科学家 143
民间学者韩槐准 144
聊斋志异的海南土人 145
琼海的墨客 146
报馆的海南人总编辑 147
阮次山的偏见 148
一年写60万字的力匡 149
完颜藉文风波澜 150
会馆史料的专家吴华 151
莫河的笔力卷起千堆雪 152
悄凌的文字本色 154
黄远雄的诗景 155
乡情碰上威风 156
巴冬的流星陨落了 157
安焕然的历史演义 158
姓唐的人物 159
冼书瀛赢了 160
繁彬的爸爸要在就好 162
那一个杨善甫 163
我的家谱 164


民间演义 165


海南本源 165
寿比南山 167
海南的土著和移民 168
开发海南岛始于元朝 169
明清历史里的海南政区 170
《明史》中的琼州蛮黎 171
离乡的前因后果 172
不平等条约下的海南 173
一半的海南地方志消失了 174
澄邁的开发 175
琼州府志 176
迁琼始祖 177
海南人的女神 179
水尾圣娘 180
海南岛的女岛主 181
海南公祖 182
海南人的兄弟之神 183
山钦海主温州侯王 184
鉴真身在海南一年 185
琼山道人白玉蟾 186
到海南宣教的耶穌會士 187
海南的语言 188
海南话就快失传了 189
妙联 191
海南的民间谚语 193
一流的海南歌谣 194
老了琼剧 195
南北的琼剧风光 196
鹿回头 197
琼岛的鬼节 198
哭婚的习俗 199
做公道之道 200
后语 201

Tuesday, November 08, 2005

《海南社会风貌》问世

新加坡武吉知马琼崖联谊会属下“海南作家作品研究室”第七本文从《海南社会风貌》已经问世。

全书内容广泛深入,印刷精美,共分七辑:海南人南来沧桑史、海南人拜祭的神纸、海南人的文化精神、海南人的同乡会、海南人的饮食文化、海南拳与戏剧以及海南人物志。

结合全球各地的作者,在这本文集从不同角落和不同层面,把海南族群的生活习俗、宗教信仰、商业活动、人文典故、饮食文化与艺术戏剧,汇合一起,为先辈的奋斗足迹留下丰厚纪录。

琼崖联谊会主席严承慧先生为《海南社会风貌》书写前言,指出这部史书堪称是“海外海南人生活历史珍贵的一部分”,更为东南亚海南人一部活的历史镜子。

《海南社会风貌》由资深作家莫河前辈主编,林尤壮、吴华副主编;封面辑海南省画家周泽闻作品,并由书法家杨昌泰先生题字。全书收入120多篇文章,图文并貌,厚达522页;平装本售35令吉;精装本价马币80。有意定购者请电王女士012-7800869。

新加坡武吉知马琼崖联谊会
外办主任 何得美 签发

Saturday, May 14, 2005

海南人的大义

在陈嵩杰先生所著的《森美兰州华人史话》读到了坐镇森州的谭扬一度坐困愁城时那一幕,说的是“身边亲信陆续弃他而去,包括他的四邑同乡,结果只剩海南籍矿工与他共赴时艰。那时他已耗尽积蓄,不只拖欠工资,连一日三餐的伙食费也没着落”。

作者说:“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於苦尽甘来。急公好义的谭公安渡难关後,并没忘记与他同甘共苦的海南朋友。他曾问他们要什麽?海南矿工的共同愿望是需要一段地,以兴建海南会馆照顾同乡福利,结果获赠海南会馆的现址。这段主雇双方真情交往互重义气的采矿故事,流传至今,谭公後裔知道,海南会馆领袖也曾公开证实”。

是的,海南人对当仁大义的坚持不渝,已经流传很广。像宋查理那样义无反顾地支持孙大炮的革命,更是中国的经典美谈了。年前我曾在历史文献看到抗日救亡的时候,有九种人是日军检证后锁定必杀的,海南人正是其一;为的是海南人长年支援敌後工作之坚定不移。
其中1937年8月15日,新加坡华侨筹赈祖国伤兵难民大会委员会成立,郭新先生出任琼帮募捐主任兼公债劝募委员。许多琼侨团体包括育英侨友会、琼崖励志社、育英学校、符氏社及星琼工商友爱社,甚至远至笨珍、丰盛港及安顺等地的琼州会馆, 无不纷纷响应, 积极支持抗战。
而后盟军136部队在1943年5月分批登陆马来亚后,琼帮中的龙朝英、陈崇月及陈崇番等人大力掩护, 立即在第一时间,负起保卫国土的重任。许云桥教授主编,蔡史君续编的那本《新马华人抗日史料1937-1945》上还收有龙朝英的一篇报告(注)。
此外,以东海岸为基地的琼帮第七独立大队,在从未取得英军一枪一弹掩护的情况下,“却经历大小战斗近百次,进攻过十一个警察局,击退千馀日军的七路围攻,共缴枪五百馀支”。
回顾了这些风光,我很快记起了海瑞手写的那幅对联:“读圣贤书,干国家事”。可恨的是,今天狼心狗肺的读书人还真真不少。

Saturday, May 07, 2005

蝗军在北加海南村的龟事

故事有点诡异。我在网上读到龙运北加陈元绪侨领的嫡孙陈升教叙述,黄中生在北加河畔找到一块芭地准备开垦的前一夜,梦见一位女人哭哭啼啼,苦苦哀求他容许她的两个孩子出世后才开始除草开芭。黄中生醒后,并不把事情放在心上。翌日工人倒在沼泽中捕获一只大龟,准备烹煮而食,断其头,砍其脚,剖开腹部,犹存有两粒蛋。他于是想起梦中的事,耿耿于怀,乃对陈元绪说,日后他恐将有如此龟,被人砍杀。1941年12月23日,北加不幸沦陷日军手中,黄中生遭到拘捕,首级不但立即被斩,就连手脚也一并砍掉,果然犹如大龟的下场。同个时间遇害的还有何和平医师、冼世昌、丁积礼、刘昌萼以及符气星等,都死在蝗军手里。

日军干下的如此龟事,当然不只区区这桩。小小的一个北加海南村,死在尖枪乱刀之下的居民,先后多达40馀名;其中更有八人冷血惨案的发生,令人发指,不寒而栗。

那是原居住在鸟鲁北加的海南同乡,因为汽船已遭日军强行徵用,被困瓜拉北加;为了逃难,便趁日军不备,偷船开跑。不料途中日军发现,在甘榜槟榔美拉(kg Pinang Merah)截住。
船主陈继卿急中生智,穿上纱笼,假扮马来人,下水推船,侥辛逃出鬼门关;船上其馀八人,黄学潜、黄邦福、符史基、陈世德、翁永财、符洪谦、韩联丰以及邢诒星都因此送命。以此而论,蝗军的枪刀也未免太龟了一点。

然而,海南先辈化悲伤为力量;人民抗日军第七独立大队的第十六中队很快在这里活动反击;其中第二分队由陈经文领导,驻地北加锡山。

根据萧洋的〈追寻海南先辈的踪迹〉说,第七独立大队的海南人还有黄秀槐、符天、许娟、江奇等;不过,“目前他们不是去世的话,也早离开本邦,垂垂老矣!下落不明”。

 

海南特区
版权所有